Translate ( 如果你看得懂google的translate, 呵呵 )

2010年8月27日星期五

失败!失败!

最近很失败。
遇到了一些挫折~
让我失望的,绝望的。
原来我太高估我自己了。
有些事情我已经没有办法去做了~
既然如此~
我选择开始抛弃一些已经无望的东西~
我要选择一些我觉得还可能的可能来挑战。
例如我的学业。
这一次考试,那是什么成绩?!?!
EKO 78分(A-)
PP 55分(C+)
MATH  63分(B-)
PA 才40分(C-)(fail) <<<<——很失望。
这让我心情有点down。
不行。我要打起精神~
我一定会更好的~
我要一直读书做练习才行~~
其他事可以失败,这个不行!

加油加油!
一層の努力を維持する。。。

2010年8月18日星期三

烦恼的纸飞机。再见

video



我把最近的烦恼装载纸飞机上。
轻轻的挥一挥,
纸飞机从手中漂流过,
飞走了~
你走了~
烦恼走了~

我看着它在远空中飞翔着,
虽然不舍得,
但我还是笑了~
我亲手送走了你~
我要接受其他的~

我与你的回忆~
我不会忘记~
我们曾经有过的感觉,
却会随着纸飞机而去~

我面对这一切~
我让你飞~
我放开了你~
当看着你飞走~
我才发觉,我也放开了我自己。


希望你能快乐~

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健忘》——短篇小说。


健忘


         那天是初一,玲姨习惯逢初一,十五吃斋,说是为了要帮你和你的姐姐们积公德,也抵消你和你姐姐做过的错事,是给你们吃的清斋啊!可你却从不喜欢吃素,就连摆在神桌上那些绿色的糕点也觉得恶心。

         饭褒里的饭在飘香了,从厨房开始蔓延过来那几乎还在稻田里飘扬的稻香。玲姨唤你吃饭了。

         你嘴里含着奶奶三天前给你买来的棒棒糖。你心里想玲姨那天不让你吃棒棒糖,把它放在你要攀上凳子也不够高的雪柜里,说好三天后才能吃。你不甘心,但你真的撑过了这三天。现在你心满意足的舔着手里握着的棒棒糖,当然想它的味道多逗留在舌尖上几秒钟,所以你假装听不见玲姨的呼唤,继续品尝着果糖的香味。
过了三分钟后,你竟然忘记站在厨房外等得不耐烦地玲姨,结果接下来的三分钟你的屁股划上了好几道红红的烙印。你哭了,糖果也没了。
          隔壁的三嫂和她的女儿又看着你偷偷地笑了。真讨厌。

         黄色的庭院,宁静的小巷,空虚的大街和那老得歪了腰的橡树,他的树枝衍生进了你家那不算大的庭院里,落叶满地。黄昏的景色就这样随着你的哭闹声落幕了。

         饭褒里的饭又再飘香了。那饭香和暖呼呼的白烟薰到满屋子都是。玲姨唤你吃饭了。

         你“噢!”了一声,沿着大姐到二姐的睡房,直走进厨房里。在你身上飘溢的薄荷味,玲姨又猜中了。你的头痛又发作了。玲姨看着你的眼眶旁的泪珠,“你刚才很痛吗?”玲姨问你。你走到雪柜前,拉开了雪柜的门,随手拿了一瓶开过的啤酒,就灌了一口。年过十八的你,好学不学,学到了你那爱喝到烂醉的酒鬼爸爸。你大姐已嫁出去了,二姐三天有两天也不见她人影。
         你的晚餐在这七年里一直都是你和玲姨两个人在吃,满桌的饭菜,五双筷子,一直没变。 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酒鬼爸爸,二姐那套整整齐齐的被单,关上门的大姐房间,玲姨皱着眉头的脸在这几年里一直都没变,自从大姐嫁出去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是这样。你又忘记桌上的那瓶已开了罐盖的啤酒,随手又开了另一瓶。结果又被玲姨唠叨了一番。
         隔壁家三嫂的女儿放学回来了,三嫂兴高采烈的冲出家门欢迎着她。真讨厌。你心想有必要这样吗?但你其实却羡慕得不得了。

         黄色的庭院,宁静的小巷,空虚的大街和已经被砍断的老橡树剩下的那另一半的树身,然而隔壁的大树却愈来愈茁壮了,落叶依然落得遍地。黄昏的景色就这样在你落寞与无言中落幕了。

          这天又是年初一,玲姨在神桌前祭拜祖先。禅香攻鼻,你的眼睛不敌这些浓烟,留下了眼泪来。你站在一旁,看着玲姨的背影,银发苍苍,衣服上还残留着当年被调皮的你用熨斗烫破的痕迹。
          你的健忘让你这些年来破坏了多少东西,甚至你和你家人的关系。你忘记了在帮玲姨烫衬衫竟然跑出去找小胖玩乐,你竟然和小胖他们玩乐到忘记参加你姐的婚礼,你也忘记了你帮爸爸收起来的账单丢到哪了,害他丢了工作,你还健忘得忘记了通知你二姐回家见奶奶最后一面……
          玲姨说你二姐待会儿会回家吃午饭。
         “你知道你二姐好几日都不回来吃饭。难得她今天回来,你就和她多说几句话嘛。你知道你们……
          你又“噢!”了一声,敷衍地把玲姨的话给打断了。

          家门前突然跑进来一个女人,你看着她,你呆了一会。
          你问她:“你是
        “你疯啦!那是你姐。”玲姨给你接话。她眯着嘴笑,她一定想是你太久没和你二姐说话,所以一时语塞,说错话。
          可你真的对眼前这女人完全没印象。你心想这是真的吗?你姐没理会你,就这样走进房间里了。
       
        “快帮忙捧菜到饭桌上,今天全是斋,没得嫌了!”
          玲姨很果断地说,似乎十几年前就想对你说了。你又“噢!”了一声。你还在想刚才那女人到底是谁,一脸疑惑地回到房间里。
          玲姨又唤你了:“才叫你拿菜进去放,你又滚去哪?你这臭小子!”
          睡梦中的酒鬼爸爸也被玲姨尖锐的嗓音给吵醒了。开饭了。你们一家人很久都没像现在这样一起同桌吃午饭了。可你的人却好像神游似的连吃饭也没神。你还在想:前面这女人是谁啊?

          很痛!很痛!
         
          你的头痛症又发作了。你双手按着太阳穴,眼睛紧闭,在床上痛得缩成一团,痛得脚指头也无法放松。你怕吵醒睡着的大家。现在也才凌晨五点钟。还好你那酒鬼爸爸习惯在这时候起身拉小的。才能走过你房间到厕所,不然也没人发现已脸青唇白的你躺在地上几乎要晕过去了。你爸爸背着你,玲姨在旁一直语无伦次在碎碎念着:“喃呒阿弥陀佛没事的……喃无呵呢陀佛”你的二姐也追了上来,握着你那冰冷的手,那焦虑的表情你应该也是第一次看见。冷风迎面吹来,黑暗中的你在晕眩着,好像看到了很多往事,所有的事情都历历在目,然后你觉得很累,眼皮渐渐下垂,你睡了。

        “怎么会这样?他还这么年轻!”
         好像有一把正在抽泣的女人声音,她的声音好沧桑,她的呼吸声好熟悉,是谁?你走出病房,那女人就站在你的病房前靠着一位男人。男人肩膀上都被占湿了眼泪,白色的衬衫湿了一大块。你的头仍隐隐在作痛。
           你说:“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哪里?”
           那女人和那男人看着你,那种受惊的眼神里在短短几秒又涌出了泪水。他们跑向前来抱着你,“儿子”玲姨哭得凄凉。你罢住了,之后是沉默不语。你被证实有脑部退化的现象,你的脑袋里长了一颗瘤。你会随着脑瘤的恶化,慢慢忘记十年前的事,一年前,一个星期前,慢慢到忘记前一秒的事,身边的人甚至你自己。之后,你会半身不遂,然后慢慢失去知觉……慢慢的……走向神的怀抱。
          
          那晚之后,你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

          你终于从那些药物中走回出来。因为你的脑瘤长在高危的部分,马上动手术的话可能会丧失性命。所以你被允许回家等动手术的时机。
          你回家了,很陌生。眼前这房子,这庭院给你很熟悉却也很陌生的感觉,就像玲姨他们也是。布满灰尘的桌面,暗淡的灯光,天花板上的蜘蛛丝,玲姨很久没打扫了。她一进屋子里就嚷着不让你进来。她手上捧了一个盆子过来,烧了一些神符之类的东西,要你跨过火盆给你去霉气。希望你会不药而愈。

          这段期间,你在家里晕了多少次。你忘记又记起玲姨和其他人多少次。你知道你的情况不妙了。你不想忘记你身边的亲人。你用尽办法去记得他们。你开始想很多法子去让你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的面貌,他们的声音。
         
          所以你开始写日记了。你千叮万嘱玲姨给你买一本日记簿回来。你说你要记下每天做下的任何一件事。起初,你每晚都写。过不久,你每做完一件事就记录下来。再过不久,你好不容易才记得要写日记这举动。之后,你开始忘记了日记簿放哪去了。最后,你连要写日记这件事都忘了。你的日记簿填满了一半以上,只是你写下的东西不多。在每一页日记的下方都写着“不能忘记你们”。

          你开始翻开旧的照像簿来看。这是你一岁时的照片,还是黄色的底片呢。这一张,你含着棒棒糖的这一张,是你五岁时的照片,旁边的老婆婆就是你奶奶啦。你翻着翻着,一边念着:
          “爸妈结婚时的照片,二姐第一次庆生,大姐出嫁时的照片,第一次去旅行,第一次上学,第一次比赛得奖… …
             不知觉你就睡着了。睡梦中,你看见了奶奶。奶奶骂你了。她叫你别这么健忘,凡做任何事都要放在心上才能做得好。奶奶笑着递上一支五彩棒棒糖给你。你也笑了,好像变回五岁时一样,笑得很灿烂。你的头没有隐隐作痛了。你睡得很熟,真得很熟。

          黄色的庭院,宁静的小巷,空虚的大街,隔壁的橡树又落满一地枯黄的叶,一片一片飘落在地。黄昏的景色随着你的笑,手上的照相簿和奶奶给你的五彩棒棒糖落幕了。

         又是初一,玲姨又得吃素了。神桌上的禅香点燃着,发出令人着迷的檀香味。吸了一口,特别令人精神爽朗。玲姨张罗奠品的这门功夫可算是熟手了,所以任何奠品都能游刃有余的轻易弄妥。然后总是踌躇满志的看着满桌的菜肴。隔壁的三嫂到访,手里还提着一篮水果。她女儿则捧着几盘糕点过来。玲姨在拜祭祖先和菩萨后,便和她母女俩寒暄一番,然后便开始畅谈起来。三嫂问起你的近况,玲姨很腼腆的笑了。她说你很好。自从你双脚失去知觉后,也很少看见你出门了。你在房间里,躺在轮椅上,看着相簿里的你,那天真可爱的你。你眼里闪烁着泪光,望出来,向三嫂和她女儿笑了笑。三嫂和她女儿也向你笑了笑。这一次她们是真心对你微笑,和十多年前对你的取笑完全不一样。

        三嫂顿然觉得有点想抽泣的感觉,眼泛泪光。
        “真可怜。才十九就忘记身边的家人朋友,连脚也……

        三嫂的女儿连忙用手肘敲打了她的手臂一下。似乎觉得她妈妈的话太多了。

       “与其在这头哀叹自身的不幸,倒不如多给我儿子打打气更好。我儿子没有忘记我们是谁,只是偶尔有些健忘而已。”玲姨笑着对她们说。

         ...........................................

很高兴这篇文章得奖了。是孔子杯的二等奖。即将去拿奖了。高兴又期待^^
   

2010年8月8日星期日

Dear Friend...my "just friend"



My friend,
since i knew you not long ago,
i'm very good impression on you,
you just very nice with me,
but at the same moment,
my heart have been broke by someone,
i'm afraid of being hurt the second time,
so i reject the feel that i have on you,
i refuse to like you,
In fact,there are a lot of impossible between you and me,
and i know what you want from me is just be a friend.
Since these few day,
my trial exam is near,
but i can't concentrate on my study and revision,
because i've always wanted you,
i can't control my mind to thinking on you...

Here i have to say that,
i were give up,
i hope you can find a perfect match with you,
i were treat u as a forever friend,
and i'ill try my best to not LOVE you anymore,
ya,no more... ...

There is a song "Dear Friend" by 顺子
but was cover by Dudu杜华瑾(the girl that i admire so)
the lyrics is stand for some point of view to you,
the melody is represent my emotional...

if someday you see this you will understand me but i believe that this won't be happen...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